主管: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中国出版协会年鉴工作委员会

首页>>理论与实践

扫一扫年鉴的奢华之风

点击数:27812013-11-29 00:00:00 来源: 中国年鉴网

 

扫一扫年鉴的奢华之风

许家康

20131120日)

 

党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出台以来,中纪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狠煞脱离群众并为群众所深恶痛绝的奢靡之风。今年中秋节前,中纪委发出公款购买月饼的禁令。最近,又发出公款购买、印制、赠送贺年卡的禁令。有人说,这是小题大作。我以为,这是矫枉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奢侈浪费已成恶习,大家见怪不怪。中纪委拿小小的贺年卡开刀,表明中央反腐倡廉的坚强决心:苍蝇、老虎一齐打,不因恶小而容忍之。

自从中纪委关于禁止用公款购买、印制、赠送贺年卡的通知下达后,我一直在想,我们是否也需要举一反三,扫一扫年鉴的奢华之风?联系到年鉴界的实际情况,应该说,这是完全必要的。

年鉴编纂出版的奢华之风由来已久,具体表现:一是片面追求高档,尽显豪华气派而不惜工本。几乎所有的年鉴都采用高档材料精印精装,即使是贫困地区那怕买不起书号用内部准印证出版也要精印精装。有的年鉴甚至不惜伤害读者的眼睛全书采用铜版纸或轻涂纸印刷。二是片面追求大气,尽显雍荣华贵而不惜浪费版面。相当多的年鉴排版密度不大,每页不足2000字,书中还有大量的留白。尤其是书前的彩图专辑,为领导人开辟的专栏更是“宽可走马”。一个领导的一幅图片占一页有之,占两页也有之。三是部头越来越大,而冗余信息不少。有的县级年鉴只有五六十万字,却硬是要撑成砖头厚的一本书。有的省级年鉴用四五十万字的篇幅记述市县概况,在市县年鉴普遍编纂的情况下,实在是过于铺张。有的地方专业年鉴百分之七八十是一次文献,这简直是把档案馆开到年鉴里来了,还美其名曰为“续修志书积累资料”。一次文献由于未经编选者压缩、加工,篇幅大而有效信息容量少。年鉴对于一次文献不可不收,不可多收。不可不收是因为有的一次文献权威经典,存查价值较高;不可多收是因为一次文献不论多么重要,在年鉴中也只是附属性的参考资料,而且年鉴不论部头多么大,篇幅也总是有限的,年鉴要在有限的篇幅里密集足够数量的有效信息,不能不合理地配置版面资源。

年鉴奢华之风的成因:一是“官书”意识作祟,二是把年鉴当作宣传品、礼品。因为是“官书”,享有财政拨款,所以不惜工本;因为是宣传品、礼品,所以要豪华、大气、精美,这样才拿得出手。此外,年鉴评奖办法、机制的不尽合理、不够完善,也是诱因之一。

普通读者面对如此奢华的年鉴,第一反应是敬而远之。年鉴越来越豪华,读者却越来越少。因此,年鉴奢华之风应当扫除。

年鉴的奢华作法与其资料性工具书的性质很不相称。工具书是案头必备、备查备考的工具。人们使用工具书,主要是为了释疑解惑和检索所需资料,一般不会像对其他文字书刊或艺术作品那样怀着一种欣赏的心态,从头到尾、里里外外慢慢品味。因此,工具书从内容到形式都应当是朴实无华的。年鉴作为工具书的一种,其装帧版面设计理所当然要突出严谨、缜密、简洁、实用的风格,并按照“高密度、大容量”的原则安排图文资料。首先,年鉴的版心幅面设计应尽量扩大版心尺寸,必要时可以打破常规,尽可能减少白边。国外出版的年鉴和国内出版的辞书白边一般都很小,值得国内年鉴借鉴。例如:16开的《辞海》合订本,版心幅面尺寸由常规的153毫米×219毫米扩大至160毫米×233毫米,切口、订口白边只有10厘米,天头、地脚白边不足15毫米;美国《世界年鉴》32开的普及本,天头白边只有10毫米,切口、订口、地脚白边仅为57毫米。其次,年鉴的字体字号设计也要有利于增大版面的有效信息容量,过大的字号和过多的留白,都是不必要的。因为年鉴主要是供人们查考所需资料而非长时间、大面积阅读,字号小些和版面缜密些,读者完全能够理解。国外年鉴的排版密度一般都很大,如日本的《世界大百科年鉴》,大16开本,正文用6号字、附属资料用7号字排版,每页排5000字。国内年鉴的排版密度也有逐渐增大的趋势。如《中国年鉴》(后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初创时期的1985年卷,每页排1600字,10年之后的1995年卷每页排2400字;《福建年鉴》也由初创时期的每页排2000字,加密到现在每页排3200字。再次,年鉴的图表设计也应在保证图表视觉效果的情况下,占用版面宜少不宜多。日本《朝日年鉴》和《世界大百科年鉴》的图表设计就十分注意珍惜版面。我曾见到前者在一个页码里集中收入4个表格和3个示意图,后者在一组彩色广告中平均每页收入电影海报近20幅,很值得国内年鉴效法。《上海文化年鉴》书前彩图专辑平均每页收入彩色图片八九幅,同样设计得很漂亮,也值得我们借鉴。

我在2006年出版的《年鉴编纂入门与创新》一书中,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年鉴是资料性工具书,主要功能是备查备考,供人们检索所需资料。因此,其外观设计应当弃奢华、存简朴,去富丽、留庄重;其内容编排设计也应当保持严谨、缜密的风格。国内出版的年鉴由于受‘官书’观念的影响,装帧版面设计片面追求豪华、大气,造成奢华之风盛行。这主要是由于相当多的年鉴有财政补贴,所以不惜工本。假如将年鉴作为普通出版物来办,按市场规律运作,可以断言,多数年鉴将不事奢华,也奢华不起来;国内年鉴的奢华之风,属于特定的历史时期。”今天看来,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是否行将结束,还很难说。需要警醒的是:在新的形势下,如果我们不加强行业自律,总有一天,反对铺张浪费的利剑将有可能指向年鉴。利剑所指,后果可想而知。

    为了扫除年鉴的奢华之风,我提议,年鉴工委会举办的五年一度的全国年鉴编纂出版质量评比活动的评奖办法应当有所改进,对不符合资料性工具书要求的装帧和版面设计,对过分奢华的年鉴,不但不能加分,反而要适当扣分。是否应当如此,请大家斟酌。

(Top) 返回页面顶端